当前位置首页最新《破镜重圆》

《破镜重圆》

类型:冒险 枪战 动作 西班牙 2006 

主演:杜宇航 安琥 徐少强 刘凡菲 沐岚 何沄伟 

导演:Calvin Morie McCarthy 

剧情简介

京圈太子豪车接亲的热搜爆火时 青梅竹马的我刚在后厨刷了一天盘子

「吃瓜了吗!今早京城街上被拍到的二十辆劳斯莱斯被扒出来了!是周家那位去接新娘的!」

「看了看了,那排场啧……」

听到这段八卦时,我正在离京很远的一个小县城饭店后厨里连着刷了五个小时盘子,累得直不起腰杆。

我走神了一小会儿。

直到领班尖锐的骂声响起,我搓了搓冻得通红的双手,重新泡进满是劣质洗洁精的水里。

我只是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篇文章。

名字叫,《喜欢我十九年的男孩结婚了》。

周焕今年二十九岁。

他是不是从十岁就开始喜欢我了,我不太确定。

但那时一个别墅区里那么多小孩,他确实只爱来找我,也只愿意陪我玩过家家。

可我自小性格温吞,开窍又很晚。

我满脑子想着,姐姐上高中了,功课越来越忙,现在好了,多了个周家哥哥陪我玩耍。

所以三年级周焕单手揍跑往我书包里丢毛毛虫的同学时,我崇拜地夸他:「哥哥,你简直和我姐姐一样勇猛。」

六年级周焕臭着脸丢掉我柜筒里的情书时,我吃着他给我买的小蛋糕,含糊不清:「姐姐也不许我早恋,放心吧,我知道的。」

初二我在作文上写,我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时,周焕终于气笑了。

「叶迢迢。」

他漆黑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我,但最后却什么都没说。

我跑去问姐姐,姐姐笑我傻。

「等你哪天忽然不好意思叫他哥哥了,你就懂了。」

「为什么不好意思?」我刨根问底,「不叫哥哥我叫什么?」

「小屁孩……算了。」姐姐又笑,笑得还有点猥琐,「而且无所谓,反正最后还是要叫的。」

啊?那有什么区别吗?我更迷糊了。

直到上了高中,大我三岁的周焕去了国外留学。

我忽然在无数个吃饭、发呆、上课的瞬间非常非常想念他。

年底周焕飞回来看我。

我发现,姐姐真是料!事!如!神!

明明也就两个月没见而已,我忽然就不知道怎么叫他了。

我憋了半天,最后小声憋出一句「周焕」。

他愣了下。

我一双眼睛忙得很,看天看地,就是不敢看人。

过了两秒,周焕忽然开始闷笑。

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笑半天!笑得我手都不知道要往哪放了!

「叶迢迢,你快点长大吧。」他看起来很开心,还揉乱了我的头发。

又过了两年,姐姐要结婚了,陪姐姐试婚纱时,她说起周焕。

「我原来觉得周焕挺好,长得好,有本事,对你也好。」

「可他也太有本事了些。」

「刚成年周家老爷子就宣布要把周家交到他手里,他那群白争了几十年的叔伯差点没给气死。」

「听说这两年在国外还投了几个新领域,一投一个准,现在身价是越涨越高。」

「长得也是,太招人了。」姐姐眉头越皱越深,婚纱也不试了,「那小子要是从国外带个女朋友回来咋办?」

「甚至他以后和别人一起欺负你怎么办?」

我呆了下。

姐姐忽然又一拍大腿,把我吓了一跳。

「妹妹你放心!姐姐一定也把咱们家生意做大做强,到时让周焕跟你姐夫一样乖乖入赘咱家!」

那时候,我只顾着点头傻乐。

我从未想过,多年后有一天,我失去了最爱的姐姐,也失去了周焕。

2

留学时周焕为了早点回来,每天只睡不到五个小时。

回来后他正式掌管了周家,也一直赖在我身边。

即便后来我家破人亡,声名狼藉,还曾经……离过一次婚。

周焕二十四岁时,有个地位超然、快要隐退的京圈大佬评价他,笑说此子就是只凶猛机警的狼崽子,心思深沉,手段也够狠辣。

「后生可畏啊,我若年轻三十岁,倒很有兴致同他争雄逐鹿一二。」

「不过可惜,竟栽在一个女人身上。」

「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女人是用钱和权得不到的。到手后若是喜欢,多玩两次也就罢了,男人实在不该在同一个女人身上花太多心思。」

「小周他啊,还是太年轻。」

两年后那个大佬倒台,周焕将他的产业一并吞下,并托人给狱中的他带了三个字——你也配。

从那以后,再没人敢对我和周焕的事情置喙半句,包括周家。

时间久了,大家好像也都习以为常,反而觉得周焕哪天不爱我了才属违背常理。

一年前,我和周焕彻底闹掰的消息传出来时,有人还打了赌,说周焕这次以退为进不知道能不能撑三天。

可他们等了三个月,迟迟没等到周焕如从前一样回头。

我和周焕再次出现在同一个场合,是圈内某个好事者为了看热闹专门攒的局。

我事先并不知道周焕要来。

直到身后漫不经心的一句「借过」。

我倏然回头。

最后一次见面才过去几个月,中间却已是隔了天堑鸿沟。

我和周焕其实并没有旁人以为的撕破脸皮或是歇斯底里。

那天,他站在三十楼办公室的巨大落地窗前,眉眼间是一寸寸的疲惫和失望。

「迢迢,我累了。」

他只是哑声说了一句,仿佛终于被我耗尽了全部的爱意。

「就这样吧。」

「我放过你了。」他说。

然后他走了,再没回头。

我知道自己此刻应该快些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的,只是我还是没忍住,多停留了一秒。

被簇拥着的男人又变回了衿贵从容、令人生畏的周家掌权人。

见到我,他似乎也有片刻讶异。

他并没有刻意装作不认识,而是淡淡挑了挑眉,自然而随意地打量了我一眼。

然后收回目光和我擦肩而过。

那一刻,我便清楚地意识到。

我终于亲手,彻底地,弄丢了周焕。

3

周焕遇见苏依然就是在那场聚会的尾声。

苏依然,也就是他现在的未婚妻。

在此之前,周焕一直一个人懒懒地靠在沙发上,把玩着酒杯,兴致缺缺。

从前我的位置在他身侧,旁人碍于他,甚至不敢多打量我一眼。

现在他们渐渐回味过来了。

「周总这是真的清醒了?」

「肯定是了,以前叶迢迢喝口冰饮料都要担心她打喷嚏,你看今天,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过。」

「真搞不懂周总以前是怎么想的,叶迢迢根本就配不上他好吧。」

乔玥踩着高跟鞋扭到我身边:「哟,终于被甩啦?」

「活该。」

乔玥是京圈有名的百年望族的千金,也是今天的组局人。

我们也算相识很多年了,不过交情不深,甚至可以说她一直很讨厌我。

「说实话,我是真的佩服你。」

「真的。」

「我听说周焕当时是打算去南非亲自找个鸽子蛋向你求婚的,结果一回来就听到你和别人结婚的消息,连证都领了。」

「给老虎拔毛也不过如此了,况且你拔的还是眼睫毛。」

「哦不对,你简直是当众骑在周焕头上边拉屎边拔他的睫毛。」

我:「……」

忽然觉得这位大小姐话好多……

「他在你婚礼上那个样子,啧啧,吓死个人。」

「不过他连这顶绿油油的帽子都能忍,我很好奇,你这次到底是触犯啥天条才被甩的?」

「难道你怀了别人的孩子?还是你们发现对方其实是亲兄妹?」

我见她越猜越离谱,只好开口:「我跟周焕就没在一起过。」

「啥?」乔玥目瞪口呆,「敢情周焕给你当了这么多年备胎啊!」

「哎,叶迢迢你别走啊,你教教我吧,正好我家小奶狗最近总闹着要名分,闹得我头疼……」

好不容易摆脱这位大小姐,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待着。

没一会儿,有不怀好意的人端了酒来「敬」我。

我酒量不好,加上周焕的缘故,以前从没人敢灌我酒,一杯下去就已经有点晕了。

面前的公子哥见周焕没有任何反应,甚至看都没往这边看一眼,便又大着胆子给我倒了满杯。

我只迟疑了半秒,很快接了。

这人是近两年势头很猛的杜家独子杜维。

而如今的叶家,根本得罪不起在场的任意一位。

我刚举起杯子,杜维忽然被人从背后推了一下。

他一个趔趄恰好撞在我手上,酒水洒了他一身。

「谁啊!走路不长眼吗!」

穿着服务生衣服的女孩站在他身后,清清冷冷,风姿绰约:「不好意思哦。」

「我最看不惯有人逼女生喝酒了。」

看清她的脸后,我有些惊讶。

竟然是苏依然。

她是我们家以前资助的贫困生,我曾见过她两次。

杜维反手就要给苏依然一耳光,我赶忙拦了下来。

「这是我一妹妹,年纪还小,不太懂事。」

然后又连着自罚了三大杯,才让杜维的脸色稍微没那么难看。

最后一口辛辣咽下,从喉咙到胃似乎都烧起来了。

而苏依然始终昂首挺胸,一脸孤傲,像是昏暗的包厢里唯一绽放的莹白昙花。

不少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杜维也来了几分征服欲,伸手就去勾她的肩膀。

「还挺劲儿。这样,你陪哥哥一晚,今天的事哥哥就不跟你计较了。」

那几杯酒已超出我的极限,我一阵天旋地转,五脏六腑灼痛得厉害,没来得及阻拦。

就在这时,苏依然忽然看向角落里。

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我才注意到。

大概从苏依然出现开始,周焕的目光便一直落在她身上。

离得太远,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但我太了解周焕了。

他自年少时起便事事顺心遂意,物华天宝尽在手心。

可实际上极少有什么能真正入他眼里。

如果不是真的感兴趣,他一向看都懒得多看一眼,更别说这样长久的对望。

可能是酒精冲昏了头脑,我忽然笑出了声。

无他,只是因为我忽然发现这一幕像极了电视剧的开头。

被恶霸调戏的兼职女孩和包厢里最位高权重的男人的视线隔着人群相撞。

笑着笑着,我恍然大悟。

原来,周焕的女主是苏依然啊。

4

乔玥虽然说话不太好听,但她说得一点没错。

我确实很作,尤其是这几年。

乔玥还曾怀疑我是不是被夺舍了。

「小时候多笨的一个人啊。」她小声嘀咕,「怎么长成这样。」

夺舍没有。

不过我觉醒了。

就在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喜欢周焕的那晚。

那天姐姐问我周焕喜欢上别人怎么办,我大脑其实空白了一秒。

回家后我总忍不住去想这件事,越想越难过。

我终于明白,我一直都是喜欢周焕的。

而且很喜欢很喜欢。

然而下一秒,一个冰冷的机械音就告诉我,我不过是剧情里的炮灰女配。

它说,如果我再亲近周焕,他就会出现各种意外,轻则皮肉伤,重则昏迷不醒。

而周焕如果三十岁之前没按照剧情跟女主结婚,他就会被抹杀。

一开始我也不相信的。

这太荒谬了。

于是在周焕下一次飞回来看我时,我装作不经意地牵了下他的手。

下一个转角,他就被自行车剐蹭了一下。

后来我又试了几次。

有一次他陪我去游乐园,我跳上石墩假装摔倒,本来只是想扑到他怀里,但一不小心亲到了他的嘴角。

周焕喉结动了一下,我瞪大眼睛,刚转身想跑,周焕按住我的后脑勺亲了下来。

结果他回去之后就莫名大病了一场,险些丧命。

周焕在电话里听出我情绪不太对。

「是不是那天吓到你了?」他难得有点不知所措。

我抹掉眼泪,找了个理由敷衍过去。

剧情不能被透露。

我有几次想跟周焕说这件事,但才刚起了这个念头,脑子里便针扎一般刺痛。

「省省吧。」系统阴阳怪气,「贱不贱啊!周焕是女主的,你能不能别总惦记别人的男人!」

但女主是谁,它没说。

再三命令我不许再觊觎周焕后,系统便不见了。

那段时间我心里藏着事,总是失眠。

挂断电话后,我天快亮了都没睡着,只好直接起床去上课了。

一打开门,周焕就站在我门口。

他病还没好,坐了一夜的飞机,又不知道门口等了多久。

我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忽然就在想。

炮灰就炮灰吧,注定不能在一起也没关系,只要周焕好好的就好。

我只要他好好活着就好。

后来这些年我把周焕身边的人都筛查了一遍,但始终找不到哪个是女主。

没想到,原来女主是我身边的。

而在二十九岁的这年,周焕终于遇到了他的女主。

5

杜家忽然出事了。

他们承包的几个大项目被查出偷工减料,偌大一个集团顷刻间破产。

圈里的人都心知肚明,能有这样的雷霆手段的,除了周焕不会有别人。

一开始所有人都以为是因为杜维得罪了我。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错了——在某一次酒会上,见到周焕身边的苏依然时。

我本来不太想关注的,但周焕迷上了一个服务生的消息无孔不入地闯进我的耳朵里。

听说那次聚会没多久,周焕就直接把她招到公司当高管,无论是内部大小会议,还是出差谈生意,都会带着她。

「周焕把新拿的二环的一块地用来给苏依然建专属游乐园了!就因为她说了一句小时候没去过。」

「那可是二环!」

「我还听说周焕已经把她带回家见家长打算结婚了,他们才认识多久啊!」

「你是不是也以为他们俩是苏依然比较急?错!没有安全感的其实是周焕!」

「人家苏依然挺有追求的,说想去国外进修两年来着,不过周总好像不太乐意放人,」

乔玥幸灾乐祸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来:「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后悔了?我跟你说,你就是太作了……」

终于快化好妆了,我把放在桌上的手机拿起来,语气平静:「抱歉啊乔小姐,我这边有电话进来了,先挂了。」

其实这些八卦消息我都很熟悉。

周焕爱人的风格一如既往。

我曾经是这段绯闻的女主角。

只是,我不是他的女主角。

我看了一眼手机里的倒计时。

距离周焕三十岁只剩七个月了。

乔玥刚才说,周焕母亲似乎不太喜欢苏依然。

我涂上最艳丽的口红,刚准备出门时,岁岁醒了,哒哒哒跑来问我去哪里。

我揉揉她的小脑袋:「乖,小姨去见个长辈,晚上回来给你带你最爱吃的小蛋糕。」

6

我出现在周焕母亲生日宴上时,那张优雅雍容的脸顿时就垮了。

「你又来干什么!」她气急败坏地把我拽到休息室。

其实小时候周焕父母都挺喜欢我的。

叶家出事时,父亲往日那些朋友都避之不及,只有周焕母亲专门来看我。

那时她是真心疼我。

「你别又想打什么鬼主意!」此刻的她满眼警惕,「周家不欢迎你,再不走我要叫保安了!」

这几年周家的人都在背后偷偷叫我狐狸精。

他们觉得我一定是施了什么法,周焕才会对一个离过婚、成日花天酒地且只把他当提款机的女人这么着迷。

我飞快地眨掉眼角泪意,转头便又换上艳俗的笑容:「您过生日,我怎么能不来,我可是您从小看着长大的呀。」

「对了,我还给您带了礼物呢。」

我打开手提包,拿出刚刚用过的口红。

「不好意思呀,昨天刚定了几只稀有皮的包包,手上没有资金流了。」

「不过这支口红也很贵呢,镶钻的,要两万五千九百块,还是周焕之前给我买的。」

我亲亲热热地挽着她的手:「您怎么脸色不太好?我也就用过一次而已嘛。」

「要不这样,我找周焕要点零花钱,然后再给您补一个吧。」

她像是甩开脏东西一样甩开我的手。

「周焕已经有女朋友了!你不许再去找他!」

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女朋友而已,又不一定能结婚。」

她脱口而出:「谁说的!他们肯定会结婚!」

「这样啊。」

我一脸遗憾。

「那可真叫人失望呢。」

7

回到家时发现门口多了个身影。

周焕散漫地靠在墙上,指尖拈着一支烟,却没点燃。

岁岁蹲在他脚下,眼巴巴地看着他。

「小姨父,你怎么不进去,是在等小姨吗?」

「小姨父,你最近怎么都不来看岁岁了?」

岁岁是我姐姐的女儿,今年七岁。

我大学时,爸爸遭人陷害,身陷囹圄。

姐姐和姐夫正在国外谈生意,闻讯匆匆赶回,没想到却遇上了飞机失事,只留下一个刚满月的女儿。

爸爸听到消息后心脏病发作,抢救了很久,最后还是撒手人寰。

周焕那年刚好毕业回国,但我那时什么都顾不上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活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爸爸和姐姐都走后,公司一下就垮了,高层们忙着争权夺利,还有不少亲戚上赶着分家产。

姐夫的一群亲戚听到消息后跑来叶家闹,说叶家必须要赔他们一人五千万。

还有爸爸那边早就断了关系的堂兄,嚷嚷着我和岁岁迟早要嫁出去的,以后叶氏就由他儿子继承。

我当时怒火攻心,冲上去和他们扭打起来。

最后好在周焕来得及时,我没吃什么亏。

等警察把他们带走后,我看着周焕一点点捡起地上散落的鱼肉青菜,有些迷茫。

周焕低低地笑了声:「是不是笨,我都搬进你家对门三个月了。」

「你以为每天桌上的饭菜是谁做的?田螺姑娘吗?」

我愣愣地看着他的脸,眼泪忽然一颗颗往下掉。

周焕把我拥入怀里,我咬着手背不敢哭得太大声,怕吵醒了屋内睡觉的岁岁。

我从前最大的梦想就是开一家蛋糕店,对管理公司什么的完全不感兴趣。

一开始我连合同都不会看,还是周焕教我的。

周焕说他能还我一个从前的叶氏。我拒绝了,这座将倾大厦只能叶家人自己扛起。

半年后,公司终于重新走上正轨。

可我终究没有姐姐那么厉害,叶家也算是落败了下来。

那时岁岁已经开始学说话了。

有次看到周焕耐心地教她念「小姨父」时,我陡然惊醒。

周焕二十四了,他的女主还没有出现。

「小孩子会当真的,不能乱教。」

我像个渣女一样:「我一直只把你当哥哥。」

周焕手一顿,什么也没说,转身抱着岁岁回屋了。

他不相信。

他以为我是因为叶家出事才故意这样说的。

又过了两年,无论我怎么说,周焕依旧没有要放弃的迹象。

他甚至还想跟我求婚。

我急了,趁着周焕去南非,找了个圈内的朋友合作闪婚。

然后,周焕果真如我所愿,在我的世界消失了两年。

直到两年后我离婚。

我捂着脸上的伤衣衫凌乱地冲出家门时,被转角的人一把拽住。

「他打你了?」

我第一次见周焕这样阴鸷的表情。

我慌乱摇头,死死拉住周焕。

我没法告诉他事情真相。

就像我也没法问他,出现在我家楼下究竟是不是巧合。

8

我离婚后,周焕看我看得很紧。

圈子里哪还有人敢跟他抢人。

那时周焕已经二十七岁。

我找不到能跟我演戏的人,只好自己同自己演,企图让周焕知难而退,回到自己的剧情。

可没有用。

我恬不知耻地刷完周焕一张又一张卡,告诉他我就是这么败家。

周焕只是轻笑:「那还有多久能败光我的房产?我惦记你家卧房很久了。」

我说我要去夜店点男模,周焕派人提前清场,还亲自点名让头牌来陪我。

可怜人家小男生全程缩在角落里发抖,仿佛我是什么洪水猛兽。

等我在经理毕恭毕敬的护送下出来,门口停着的黑色宾利摇下车窗,周焕戴着金丝眼镜处理工作,头也不抬,「玩够了?上车。」

我还让周焕公司的员工在上班时间陪我看偶像剧,在董事大会时把周焕拉走,还在他的家庭聚会上胡言乱语……

可都没有用。

有一次周焕喝了酒,忽然对我说了一句:「叶迢迢,如果你知道我前两年是怎么过的,就会明白,我不可能再放你走。」

他的神情和语气都很平静,应该是没喝醉。

可我竟在他眼里看到一丝落寞和委屈。

像是乖巧又可怜地蹲在家门外等了很久,都没能等到被收留的狗狗。

那一刻我忽然很想抱住他,可我不能。

我甚至没有时间去抱怨命运的残忍和不公。

我一心只想让周焕活下去。

后来事情的转机发生在去年的最后一天。

周焕订了餐来公司找我。

在我忙工作时,他接了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有些奇怪,周焕一言未发,可他周身气息一点一点变得冷寂。

挂断电话后,周焕却又神色如常,直到吃完饭,他点了一根烟。

他几乎从未在我面前抽过烟。

「刚刚,陈彦给我打了个电话。」

我愣了下。

周焕陷在沙发里,指尖的烟点燃后却没有动。

「陈彦说……」他一字一句复述着,语速十分缓慢,表情似有些困惑,「他说,你们之前的婚姻其实是一场协议。」

「目的,是为了甩开我。」

空气刹那间变得寂静。

「不过他喝醉了,情绪很激动,还说什么警告我,可笑,他显然已经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胡言乱语的后果是什么……」

「不。」我忽然开口。

「他没有乱说。」

我笑了起来。

「早知道你在意这个,我就亲自告诉你了。」

我嘴巴几乎是无意识地动着:「我很早就说过了,我只把你当哥哥,亲哥,你懂吗?」

「一想到要跟你上床,就像要乱伦似的,好恶心。」

「而且你总是管我,读书的时候不让我早恋,现在又不让我去夜店,我说实话,挺烦的。我宁愿找回陈彦那样的,也不想给自己找个爹。」

周焕沉默了。

他似乎没有我想象中那样震惊、动怒。

只是他的眉梢浮现出一种我从未见过的,深深的疲倦。

好似在这段近乎二十年的感情里,他终于被一点一点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后来周焕走了。

我一个人盘腿坐在落地窗前,看着黑夜发了很久的呆。

街上忽然热闹起来,人们开始倒计时迎接新年到来。

数到零时,绚烂烟火组成的巨大字符忽然在我面前盛开。

「新年快乐,迢迢。」

过了很久我才反应过来,是周焕忘了撤回的惊喜。

不过我有预感。

这是最后一次了。

9

「我不是你小姨父。」

周焕一点点掰开岁岁的手。

「进去,别随便给陌生人开门。」

岁岁第一次见他这么冷漠,顿时委屈得直掉眼泪。

我连忙冲上去把岁岁抱在怀里。

「早就跟你说过了,不能乱教。」

「而且小孩子哪懂这么多,你凶她干什么?」

周焕静静注视着这边,片刻后淡声开口。

「那就长点教训,别总是听到动静就跑出来开门。」

我一顿,没再说什么。

等把岁岁哄好才发现周焕一直在屋外等着。

我也没想到他这趟过来,就是为了叫我以后别再去周家了,更别去打扰苏依然。

「知道了。」我平静地点了点头。

也没有再去的必要了。

「你喜欢她吗?」空气中有些沉闷,我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他,「以后会跟她结婚吗?」

「嗯……」周焕顿了顿,眉头缓缓舒展,「她是个很好的女孩。」

「这么多年一个人扛下所有,很不容易。」

「我很心疼她,也很想跟她结婚。」

我忽然很庆幸自己如今演技炉火纯青,甚至还能笑着跟他道一声恭喜。

周焕大概真的很爱苏依然,临走前又停住脚步叮嘱我。

「你不要去找苏依然,更不要和她有任何交集。」

「记住了。」

「因为她……很介意你。」

「好。」我嘴角的笑容维持太久,难免有些麻木了,还好周焕背对着我,没有察觉。

接下来,周焕和苏依然的婚事变得十分顺利,在我的衬托下,周焕母亲如今对苏依然满意得不得了。

他们的婚礼竟刚好选了在周焕三十岁生日那天。

我如同答应周焕的,没有再去碍他们的眼。

可我没想到,苏依然会主动来找我。

「阿焕和我说,他跟你不熟,订婚没必要请你。」

「可是我也算是叶家养大的,人生大事自然不能少了叶家的人。」

她笑盈盈地把请柬递给我。

「所以我和周焕的订婚,如果你问心无愧,那就来吧。」

我忍不住皱眉。

我只在很久以前见过苏依然两次,对她并不熟悉。

因此也不清楚她是一直就这么说话的,还是只针对我。

不过上次苏依然有心替我挡酒,虽然鲁莽,但总归是好心,我便也没再说什么。

我客气了几句:「有时间一定到场恭贺。」

10

他们订婚那天,下边的人准备工作出了岔子,开完会后已经六点多。

我犹豫很久,还是决定去一趟。

我想着远远看一眼,送个份子钱就走,可迎宾的人把我带到一扇门前,等我意识到不对时,身后的人一把将我推入其中。

紧接着刺目的聚光灯便打在我身上。

五米外的周焕和苏依然正准备交换信物,我忽然闯入台上,中断了仪式,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怎么看都像是来抢婚的。

我脑子里尚且有些混沌,苏依然便已经先发制人:「叶小姐,我好心邀请你来参加我和周焕的订婚,可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要是想抢男人直说啊,我让给你就是。」

「最烦为了男人搞什么雌竞了,无语死。」

我逐渐清醒。

【破镜重圆的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相关问题

1.请问哪个网站可以免费在线观看动漫《破镜重圆》?

优酷视频网友:http://www.bruce16899.com/fxsj/

2.《破镜重圆》是什么时候上映/什么时候开播的?

腾讯视频网友:上映时间为2022年,详细日期可以去百度百科查一查。

3.《破镜重圆》是哪些演员主演的?

爱奇艺网友:破镜重圆演员表有,导演是。

4.动漫《破镜重圆》一共多少集?

电影吧网友:目前已更新到全集已完结

5.手机免费在线点播《破镜重圆》有哪些网站?

手机电影网网友:美剧网、腾讯视频、电影网

6.《破镜重圆》评价怎么样?

百度最佳答案:《破镜重圆》口碑不错,演员阵容强大演技炸裂,并且演员的演技一直在线,全程无尿点。你也可以登录百度问答获得更多评价。

  • 破镜重圆百度百科 破镜重圆版原著 破镜重圆什么时候播 破镜重圆在线免费观看 破镜重圆演员表 破镜重圆大结局 破镜重圆说的是什么 破镜重圆图片 在线破镜重圆好看吗 破镜重圆剧情介绍      破镜重圆角色介绍 破镜重圆上映时间 
  • Copyright © 2008-2024